亲密有间(上)

- Kimmon X Copter

- rps / 现实背景半架空

- 白雷慎

 

0.

*快乐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1.

已是深夜。

排练进行到这里已经告一段落,而声称这次要自己再多练习一下吉他跟和音的Kimmon还窝在练习室没出来。

Copter无所事事趴在小木桌上休息,只要偏过头就可以看见练习室里面的情形。

看了一会儿觉得眼皮有些重。这段时间为了赶各种行程,他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过三四个小时,加上排练时必须保持高度注意力,诸多因素加在一起实在让他身心疲惫。

待机时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

眼下这才稍微一松懈,倏忽袭来的睡意叫他根本抵抗不了。头埋在手臂上,几乎是眼皮一耷拉,即刻就要徜徉梦乡。

可是休息室的灯光太刺眼,他完全睡不好。

一连调整了好几个姿势仍睡不安稳,偏偏眼睛睁不开,就只能徒劳的把头转到另一边。

过了一会儿,睡梦中他恍惚感觉有人将什么柔软的东西盖到自己头上,将那些扰人的光线一并阻挡在外。

他来不及思考太多,阖上眼,满足地翘起唇角继续补眠。

不知道睡了有多久,Copter是被God那格外特殊的笑声给吵醒的。

他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微微透光的布料,抬起头拿下来发现这原来是一件外套。

外套当然不属于他。

Copter半眯着眼睛把周围的人都观察了一圈,也没找到外套主人的线索。

这时有人从他身后靠近,突然肩上搭上一只大手。

“你总算睡醒啦。”

伴随着声音Copter注意到对方只穿着件单薄的黑色T恤。

他指了指桌上的外套。

“衣服是P的?”

Kimmon许是嘴里含着颗糖,囫囵回答了几个字后觉得发音含糊不清,又换成了点头。

接过他递过来的外套搭在手臂上,Kimmon不忘正儿八经的与他解释。说是因为看见他一个人皱着眉蜷成一团睡觉太可怜了,身为兄长的责任心让自己选择脱下了外套借给他盖。

“你不要太感动……”

“谢谢P。”

他轻声道谢,以此打断了对方走向漫长的解释。

……误会?

能误会什么。

Copter原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随即转身径直走向一旁的Tee。

那位年长的哥哥似乎改不了调皮的本性,又做了什么蠢事,此刻正被经纪人揪着耳朵训话。

他见状不禁也笑出声,待走近时很不客气地踹了踹Tee的小腿。

Copter知道对方不会介意,反正他们之间向来热衷于用这种幼稚的方式打招呼问好。

后面的发展如他所预料的一样。

Tee发现是他之后迅速用手臂夹住他的肩膀,然后在周围人此起彼伏的笑闹声中将他头发揉得一团糟。

“Copter……”

“Copter你这家伙是不是太久没被我揍所以皮痒了?”

似乎身后Kimmon的声音和面前Tee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他先循着近处的声源抬起头,同时换上狂拽酷炫的表情还故意呛声作为回击。

逃离的动作只慢上一秒,结果又被卷土重来的人给抓到怀里。 

等他再回过头,余光只瞥见对方一个逐渐远去的背影。

 

2.

像是Kimmon的反应总会让他觉得好笑。

VOOV的直播。

站在身边的Kimmon正握着叉子吃他刚在直播中那碟不小心炒糊了的鸡蛋。

例行对着屏幕上观众们发送的诸多留言插科打诨的时间里,偶尔会撞上对方意味不明却过分温柔深情的眼神。

Copter便会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将话题转移到接下来要进行的流程上面去。

“Kimmon的眼神真的太有杀伤力了,隔着屏幕看我都受不了。所以对视的时候Copter都没有心动过吗?”

结束直播后有工作人员走近为他摘下无线麦跟耳机,见证了Kimmon方才直播中和他一系列亲密动作后,带着一脸的好奇向他提问。

他摇头失笑。

“怎么会,现在这又不是拍电视剧。” 

不远处同样被工作人员簇拥在椅子上的人歪过头看了他一眼,嘴角上扬,用着开玩笑的口吻。

“什么?我听到了。Copter这是已经厌倦我了吗?”

沉默片刻,哄堂大笑。气氛如愿以偿又一次被推至热烈。

其他的人被Kimmon那副故作怨愤的表情逗得颠三倒四,继而你一言我一语的笑着拿这话来打趣。

 “P’Kim你就是太油嘴滑舌了弟弟才会嫌弃你呐。”

就连身边那位最初提问的女生都不由得用手捂着嘴憋笑。

他便也顺势弯起眼睛,颊旁的一对酒窝深深。

电视剧从拍摄开始到如今暂时告一段落,公开场合下他们仍旧以剧中人的角色身份作为搭档相处,配合后续宣传工作。

久而久之,对于对方突然发起的调侃,他的应对早已不复最初的堂皇与害羞。

只是除开摄像机和大众的视线之后的私下相处,总归是不适合那样对视的。

他们两个,毕竟是Kimmon跟Copter,而不是Ming和Kit。

 

3.

又一次练习结束后的空隙,恰巧撞上随团行中一位化妆师的30岁生日。

那位化妆师从电视剧拍摄时期就开始和他们一起工作,和他们几人的关系也很好。于是几个人凑到一起,瞒着对方筹办生日惊喜。

推开练习室的门,为对方捧来生日蛋糕。

席间欢声笑语,生日歌许愿吹完蜡烛的流程走完后分蛋糕的时间里,大家心思明显没放在吃蛋糕上面,都在等待捣蛋时机。

这时Bas跟Tee眼对眼,偷偷交换视线,心照不宣露出一枚坏笑并齐声倒数三二一,然后不约而同地抓起一把奶油就往身边的人的脸上抹。

号角声吹响。

第一波遭到攻击的是反应慢了好几拍的God和根本没预料到会有这种发展的Tae。

Kimmon向来擅长察言观色,他一早就猜到这两个恶作剧主力军的意图。在那两人各自扬起手时他已经面不改色悄悄后退一步离开主战场,躲在音响附近,避免了被巧克力和奶油糊脸的惊喜。

Copter的个子算不上矮,但在这群海拔根本异于普通人的人当中他还是处于弱势。

何况相比一米八几类属高海拔人群的Kimmon,年纪小又个子小的他理所当然更容易成为其他人重点攻击的对象。

等都闹得差不多了,躲到门外的经纪人们开始走进房间。一个个跟拎鸡仔似得拎着衣领把人都分开,表示等下需要拍几张照片发ig,现在马上都给我快点把脸洗干净。

刚才一窝蜂差点把练习室给掀翻的几个人一时间作鸟兽散。

反正洗到露出清晰五官能够认出脸的程度就可以了。那头其他人都已经陆陆续续回到练习室,并各自抓着手机占据一处地板,或瘫或坐,一边等待一边打游戏。

而这边Copter还在洗手池前与顽固的奶油纠缠挣扎。

有奶油沾在睫毛上,他戴的隐形眼镜刚忘了摘,所幸的是没进到眼睛里。不过黏糊糊的奶油和水糊在一起,还是让他视野中的景象全都变成模糊不清的虚焦画面。

有人跟在身后走进来。他原本以为是Tee,毕竟这个罪魁祸首刚才也被他们几个抓住围攻了好一段时间,况且奶油也没那么快洗干净。

结果从镜子里意外看到的是Kimmon。

Copter眯着眼打量,发现身边的人这一身明显没有他惨烈,除了衣领上还沾着些奶油痕迹之外,五官倒是干干净净。他心里万分郁结,心着想高个子果然就是好。同时手上没闲着,又从旁边抽了一张纸出来擦拭着眼眶周围的奶油。

然而Kimmon洗完手之后便背过身子半靠着台面,似乎并没有打算就此离开。

他两手插在口袋里,直勾勾地盯着Copter,欲言又止。

“P是想说什么?”

半晌,他索性先帮对方开了口。

对话终于得以进行。

“倒时差很辛苦吗……Copter去美国的时候我给你发的消息怎么都没有回?”

衔接两个句子中间空白时刻的短暂迟疑,他听出对方语气里隐约有失落。

Copter呼吸跟神经绷得一样紧。

等到反应过来就用熟悉的装傻一并忽略过去。

“其实倒时差什么的也还好,只是白天安排观光的行程很满,我没太多时间看手机。”

末了不忘加上一句郑重其事的“抱歉。”

他看向镜子,继续专心致志的用纸巾去擦脸。

Kimmon也像是不在意他的答案,走近几步,身体略微前倾,特别自然的朝他伸出手。

他警觉地偏了头,被对方这个突袭的动作逼得退后一步,腰部抵在洗手台边,最终退无可退,总算想起要把目光往前水平直视。

“P干嘛?”

Kimmon的手被晾在半空中,滞了几秒后他自己放下去。然后从旁边纸巾盒里抽出一张干净的纸巾,递给他,颇为无辜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眼角的位置。

“左边还有一点奶油,你没有擦到。”

“哦,好。”

他接过来,用指尖握住,手指上的水滴迅速在纸巾上洇出一小片湿润的水痕。

“……我自己来。”

之后Copter对着镜子检查脸上是否还有残存的奶油,旁边的Kimmon同样望着镜子整理前发。

安静得彼此仿佛身处不同空间,眼神上下起落的间隙,不经意地诱发一个对视。

Copter看见对方在镜面内似笑非笑冲着自己挑了挑眉毛。

身旁的人轻声问他:“刚才干嘛那么紧张兮兮的?”

于是他缓了肩膀,也跟着笑,声音经过有意控制后不含任何多余感情色彩。

 “哪有什么紧张,我只是比较习惯自己弄。”

他试图学着对方往常开完玩笑后的那种语气又补充。

“P不要多想。”


tbc

这篇总体而言就是之前几个月跟朋友聊KC时的情绪拉扯……

会很快完结。

评论(9)
热度(150)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