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14)

*私设如山


14


还不到二十分钟,当老板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再回过头来,发现对方已经喝到趴下。

Kit醉醺醺的枕着自己的手臂,手边上是一个空掉大半的酒瓶。视线上方的橘黄色小灯不停地晃来晃去,他看着头晕,只好改为盯面前空掉的小酒杯。

“Ming Kwan”这个名字依旧在脑海中不断来回盘旋,像一道摆脱不掉的紧箍咒。

一边吧台内的老板正被老板娘揪着训话。

“你怎么能放着Kit君独自去喝酒呢,这酒的后劲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老板也绝望了:“我不知道Kit君会喝得这么急啊……”

 “喝这么快肯定是有心事吧。”

老板娘压低了声音同一脸茫然的丈夫解释。

反应过来的老板摸摸后脑勺:“难怪刚刚我去收碗的时候发现Kit君的拉面也没有动过。”

……

耳边一直有人在细碎交谈些什么,时不时能听到自己的名字。

大概又给别人添麻烦了,Kit模模糊糊的想。

喝醉的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视线因酒精而难以对焦:“抱歉……是这酒太好喝了,我一不留神就喝多了。” 

“这都没关系啦,倒是Kit君你现在还好吗?”老板娘给他倒了一杯乌龙茶,有些担心的提议:“我们等下送你回去吧?”

“不用的,”Kit放下手中的水杯,半响说道:“不能够再麻烦你们了。”

“今天我吃得很开心,多谢款待。”

他把钱包里的卡拿出来结账,然后站起来,踉踉跄跄走出几步,身子一歪,所幸手有及时的撑着旁边的桌子才没摔倒。

这下无论Kit再怎么推辞,老板夫妇俩也不敢松手了。

扶着人走到门外,老板苦恼着要怎么把人送回家。可站在一旁的Kit仍固执的表示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还一个劲儿的想把他们推回到店里。

“我没……关系的,你们回去吧。”

“我可以的。”

“休息一下就好了……”

老天仿佛计算好了一般,正当他们在犯愁的时候,有人将笨拙地迈开步子想要离开的Kit先一步搂到了怀中。

“啊,是之前那位小哥!”老板娘率先认出了对方。

顺着妻子的视线去看,老板疑惑的神情转为吃惊,而后又变成好奇:“Kit君的学弟?不过你怎么还在这里?”

Ming的目光在他们身上短暂停留了两秒,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怀中的人因为发热而冒出了细汗,额头上黏在一起发丝随即被他不动声色地拨开。

老板娘迟疑着开口:“Kit君不小心喝多了,我跟孩子他爸正在想该怎么送他回家呢。”

并没有解释自己现在还出现在这里的缘由,Ming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回答:“我可以送他。“

老板看起来还想要说什么,被身后妻子掐住自己腰部一小块皮肤,于是急忙收住话头,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太好了,”老板突然愉快的笑起来,他拍拍Ming的肩膀,“那就麻烦你啦。”

 

冬季的傍晚略有些凉。

冷风吹进脖子里,Kit打了个激灵迷迷糊糊醒了,嘴里咕哝着“冷”,一边下意识的收紧双臂,脸颊往旁边散发着温度的皮肤上贴近。

嗯?

他愣了一下,一团浆糊的大脑瞬间清明了些。

睁开眼,发现Ming的脸近在咫尺。他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又柔软了下来。

这样几近相触的距离里,他能闻到对方身上清淡又柔和的味道,心脏不争气的跳得特别快。

可是。

Kit徒劳地隔出一点距离,把脸转向相反的一边。

已经没有再去靠近的勇气。

 

接触到柔软的枕头时他睁开眼,他使不上力气,只能顺从的靠在对方怀里喝下用来解酒的蜂蜜水。

胸口觉得闷得慌,他再也忍不住。借着酒意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Kit半眯着眼睛嗫喏,“……你到底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融进血脉里的酒精在此刻变成了情绪的催化剂,从心里面一股脑儿的涌上来。好的和不好的回忆统统跑出来,在他脑子里叫嚣。

Kit对这种窘迫的境况实在是受够了。

“知道吗?”

“我讨厌……你。”

我讨厌你的笑容跟温柔都太过于慷慨。

“讨……厌……”

也讨厌我的心事你为什么都看不穿。

他其实一直忍耐着。死要面子也好,装腔作势也罢,他不想让Ming知道自己原来会这么不安,更不愿让Ming知道对他的喜欢已经深刻到连自己都害怕的地步。

况且虚无缥缈的安全感什么的,又不是女孩子。

Kit的气息急促,指尖攥着对方袖口的一小块布料,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分手了啊。”

 “分手了。”

他的大脑越来越重,昏昏沉沉睡着之前也没听见Ming的回答。

 

窗帘没拉紧,从缝隙中透出的光线直直的落在他的脸上。Kit挣扎着坐起身,目光在片刻的涣散之后,转向一边的床头柜。上面摆放的玻璃杯提醒着他昨晚发生的一切并非只是梦境。

难以忍受自己一身的酒味,Kit先去洗了个澡。出来后随手拿了一件T恤套上,码数有些大,穿着晃晃荡荡的。他嫌麻烦,也就懒得再换。

下楼的时候他一直在思考要以什么态度面对Ming,尤其是经过了昨晚之后。他没有喝酒断片的习惯,对方也知道这点。

等到站在空旷的客厅里,Kit才低头认真地思忖,觉得自己刚才复杂的心理活动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他扫一眼周围,发现Ming放在沙发附近的行李箱也不见了。

附近窗户玻璃上模糊映出自己的脸庞,Kit却也毫不意外似的,长长舒了一口气。

毕竟昨晚被无端指责了那么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谁又能忍受。

他伸了个懒腰,若无其事地踏上楼梯,走了两步又回过头。

和之前的那个夜晚几乎如出一辙,唯一的区别大概只是这次自己并没有眼睁睁看着对方离开。

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Kit疲倦地蹲下身,被胃部针刺般密集炸开的剧痛感疼得眼前发花。

这段时间以来不规律饮食跟空腹饮酒的恶果终于报应在自己身上。Kit脸色煞白,痛的发不出声音,只好垂着头,狼狈地把头埋在胳膊肘里调整气息。

他尽量将身体蜷起来靠着墙,肩胛骨在T恤下面耸出突兀的线条。

 “Kit!”

他怔了一下。好像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Kit从手臂的间隙中抬起头,视线以内是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紧接着那人在自己面前蹲下身,用指腹轻轻抚过他的脸颊与耳廓。

他干涩地开口:“……Ming?”

“嗯。”

“Ming。”

这次对方有特意盯着他,黑色的眼睛透亮。

他说:“我在这里。”

Kit忽然松了一口气。

 “是胃疼了?家里有药吗?” Ming微微弯着腰,温柔的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找……” 

说着便转身,Kit心里猛地一空,本能地捉住对方的衣角。在Ming不明所以的表情下,自暴自弃的将身体砸进他的怀里。

本来不委屈的,直到看到你。

tbc


评论(25)
热度(368)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