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11)

*私设如山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MK是双箭头双箭头双箭头> <


11


带着满身满心的疲惫回到房间,Kit放任自己的身体瘫倒在床上,将脑袋埋进枕头里。回忆起自己刚才说的一番话,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他不免烦躁起来。

眼睛被柔软的棉絮压得睁不开,视觉受限的时候听觉反而变得灵敏。

静悄悄的走廊里似乎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不许有期待。他反复告诫自己。

头却不受控制的抬起来,望着房门的方向。

脚步声最后停在了门外。静默了一阵之后他听见对方低低的道了句晚安,接着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渐离渐远。

Kit没吭声,身体突然松懈下来,扯出身下的被子蒙住头的动作莫名有些凶狠。

一门之隔在这时候根本没有意义。即便已经缩到被窝的最深处了,可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得出Ming说话时的神情。

他还是那个不坦率的人。

翌日Kit醒来时还有些意外,本以为自己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没想到这次睡得格外的沉。他把这个全部归结于酒精上面。他伸了个懒腰,低头看了眼身下卷成一团的棉被,又小赖了片刻,然后眼神迷离地钻进洗漱间。

下楼的时候发现楼下一片寂静,Kit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

果不其然,看到昨晚的不速之客此时仍在客厅的沙发上毫无戒备地熟睡。

他走近了一些,蹲下身子抱着膝盖去打量。

也许是沙发太窄,Ming只好蜷着身子侧卧。身上盖着的是他自己的大衣,现在几乎一大半都滑落在地上。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过分柔和,显得面前的一切仿佛虚幻。

他心里像是被钝器给戳了一下,疼痛又透着隐隐酸涩。

Kit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外强中干。他没有Pha那么强大的行动力,也没有Beam那么无畏。他怯头怯尾,害怕许多事情。无用的自尊心是他唯一能坚持下来的伪装,即使他也明白这个伪装是多么不堪一击。

与其等着别人来揭开那个惨淡的结局,不如自己主动提前退出,做那个冷漠任性的坏人。

这样的话伤害会不会小一点。

Kit踌躇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声说:“笨蛋……”

你为什么就能这么勇敢呢。

他捡起地上的大衣,侧过大半个身子给对方盖好,预备抽回手的时候却发现手腕突然被握住。

Kit显然受了惊吓,低下头,刚好可以看到Ming抬起视线看过来的模样。

那双深色的瞳仁,仿佛一汪深不见底的湖泊。

他连忙直起身子,下意识把手往身后藏。未等对方开口,干巴巴的主动解释起刚才那个举动的缘由。

“我是看到你衣服掉在地上所以才捡起来的。”

“怕你感冒然后就找借口赖在这里不走我会很困扰。”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思。”

说话的同时他用眼角余光瞥见Ming的动作。对方已经坐起身,抓着身上的大衣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一双眼睛都笑弯起来。

Kit看着对方的笑容一时有点愣,为什么突然就笑了?

等了半晌没有反应,Ming依旧定定的看着。Kit急得额角冒出汗珠,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烫。

“怎,怎么?”像是在害怕不知名的情绪侵袭,他局促的往后退了一步。

Ming摇摇头却笑得更开心了。

“我只是很高兴。”

“?”

心脏没来由地开始加速跳动,扑通扑通。

“看到Kit还关心我,觉得太好了呐。”

对方的声线在这一室寂静中显得分外温柔。

他这下才如梦初醒,反应过来恼羞成怒,从脸一直红到了脖颈。

“……我看你是脑子有问题。”

直到后来Kit在玄关穿外套的时候都还在心里责怪起自己。

真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对他心软。


tbc

评论(12)
热度(275)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