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10)

*私设如山

*评论都有看,谢谢你们。但是希望大家不要都怪mingT T怪我写得不清楚……其实kit的性格也存在问题,要一起解决的吶。


10


关上门以后连灯也没有打开,Kit直接一屁股坐在玄关处,猫着身子抱住膝盖,像只鸵鸟一样把脸埋在手臂里面,而后久久都没有动作。

大概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光是为了在对方面前保持镇定就已经花掉他大半的力气。此刻接触到室内的暖气,迟来的困意便连同酒意混杂在一起,搅得大脑无法平息。让他也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去思考自己刚才关门的姿势会不会看起来太过于狼狈。

尽管他的确是在逃避。

回想起Ming最后说的那句话,忽然又觉得无端紧张。不明白对方这个举动背后的意义,他心里面空落落的找不到一个着力点。

反正都是庸人自扰,Kit使劲摆摆头强迫自己不要再想。有时间想这么多还不如早点洗漱上床睡觉。好不容易平定下慌乱的情绪,他撑着门缓慢站起来,发现握着钥匙的手心里都是潮湿的汗水,便暗自又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不争气。

他走到客厅,把脱下的外套随意地扔在沙发上,另一只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这是他这些天养成的小习惯。深夜番组里的搞笑艺人正在表情夸张说着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他根本听不懂,但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太安静的环境会让人想东想西。这种时候电视里其他人的声音好歹能把他胸膛里那种时常出现的空荡感暂时冲淡一些。

小木桌上东倒西歪的空啤酒罐还没来得及收拾,地板上还有一堆揉成团的纸巾。kit心里对房东夫妇过意不去,于是老老实实走到厨房拿出几个垃圾袋开始收拾残局。

这种小事对他而言简直轻车熟路。他迅速将垃圾分好类,给最后一个垃圾袋打好结后站起来,打算一次性全部拿出去丢掉。

室外的雪好像越下越大了,雪粒落在玻璃窗上制造出细微的回声。

Kit拎着满满的垃圾袋拉开门,瞬间呼啸着挤进室内的寒风扑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等到视线终于固定下来可以打量面前的路的时候,身体却僵在原地。浑身的血液好像都被冻住了。

Ming竟然还没有离开。

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还以为是自己酒精上头出现的幻觉。

对方背靠着外墙,弓起肩膀纹丝不动,左手揷在大衣口袋里,而右手不知道握着什么,只见他目光极为专注的凝视着,甚至连自己开门都没有察觉。

Ming的发丝与衣服上积着的雪沫看起来分量还挺多的,他莫名内疚心软,觉得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但是明明跟他没有关系,不是吗。

话说出口之后才觉得难受,果然没有长进,他说服不了自己。Kit拎着袋子的手紧了又松。一开始他嫌麻烦没穿外套,眼下只着一件单衣,被风一吹,紧接着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喷嚏。

这下却被自己逗乐了,他还很有余裕的眯了眯眼吐槽,下雪天站在家门口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傻子估计就独此一个。

几步开外的Ming像是刚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下意识循着声源看过来,眼神懵懂得仿佛是只刚睡醒的幼犬。

啊对了,差点忘了还有面前这个。

Kit不紧不慢的从对方身边经过,接着把垃圾按照分类扔在不同的回收箱。整个过程中他都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背后跟随,往回走的时候他在Ming旁边停下了脚步。

“……你是想冻死吗。”

Ming像过去那样,垂着眼皮习惯性的用委屈的神情看他:“来的时候忘记订酒店了。”

“那你应该早些告诉我的。”Kit转过脸,表情平静得看不出其他一丝端倪。

“进来吧。”

大概是没预料到Kit态度怎么会发生这么大转变。Ming的大脑有些运转不过来,他带着茫然和无措,拉着行李跟在对方身后。抬起眼看走在自己前方的Kit,后颈露出来的一小块皮肤白得几乎要融进这漫天大雪里。

进入屋内之后Ming迟迟没有脱鞋,眼睛冷不防接触到明亮的灯光一时不适应,他无意识眨了好几下眼。

“你是打算在这里站到天亮?”

发现对方还在发呆,Kit又走回到玄关处,屈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未拆封的新拖鞋放到对方面前。

Ming却因为他这个动作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当下若是忽略掉此刻身处异国,Kit的语气反应几乎可以说是与以前没有区别。

“你先去客厅坐一会儿,我去烧热水。”

Ming傻乎乎的挠了挠头,听话的换好鞋走到客厅,充满试探地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环境。夜深了。他的精神这时候才整个松弛下来,疲惫如同潮水一股脑涌现,视线开始不由自主变得模糊。想说的话争先恐后的挤进脑海,他拿手拍了拍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这时候Kit从厨房出来,端了一杯热水递给他,然后自己盘腿坐在电视机面前开始收拾散落的DVD碟片。

“Kit,我……”

“你今晚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

“Kit我想说的是……”

“对了我刚刚帮你查了,明天下午两点有趟回泰国的航班,你现在订应该还有位置……”

Ming的笑容还没化开就凝固在嘴角。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猛然抬了头,终于意识这场对话到底哪里不对。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准备迎接一场持久的战役,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想开战,而是打算云淡风轻的就此翻篇。

他设想过无数个场景,却唯独没有预料到面前这个冷静得像个陌生人一样的Kit。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其实不需要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好像自动忽略了对方的过激反应。Kit把最后一张碟片收好,然后起身。他冷冷的抬起头,破天荒的没再躲闪对方直直看过来的视线。

“不留恋过去,重新开始新生活才是成年人的做法吧。”

“今晚你请自便,我今天很累就不招待了。”

交代完这一句话以后他就上了楼,留下一室冗长的沉默与对方相顾无言。

Ming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只是很难过。

因为看到向来内心柔软的恋人在自己面前执拗地作出若无其事的模样,红着眼眶说着一些连他自己都生疏的狠话。

作为始作俑者的自己却找寻不到原因。

既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他不再伤心。

他就觉得难过的要命。


tbc

 

评论(22)
热度(254)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