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08)

*私设如山

*总算见面了…………


08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强迫自己将思绪投入到工作之中,效率还算不错。如果除去休息时间在茶水间泡咖啡时偶然看到桌上糖果盒里摆放的Kitkat巧克力发呆的那五分钟的话,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

结束完工作从公司出来,夜已深沉。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驱车上了高速,他要去吞武里。

就像Pha所说的那样,现在他唯一的出路就是Kit的大哥,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Kieng回家看到停靠在自家门前那辆熟悉的车时还有些不可置信,很明显车内的人也看到他了,于是迅速打开车门走到他面前,低下头做了个合十礼。

“你怎么来了?”Kieng看到他的时候微微皱起眉头,同时抬起腕表又确认了下时间,很是无奈的与他对视,“现在都几点……”

“P’Kieng。”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对方稍稍抬起头来,“我来这里是希望P’Kieng能告诉我Kit去了哪里。”说完单薄的唇便抿在一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Kieng当下心里就有点儿纳闷。他从Kit那边或多或少也知道对方一直以来是挺怕自己的,可现在他在Ming的眼神里看到的是一如既往的纯粹坚定。

他很想告诉对方,如果你能把这样的坚定用在Kit的身上,让Kit感受到,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今天这种局面。

一想到这人竟然能让自家弟弟生出远走他乡的念头,Kieng觉得心里头的那把火都快把他的五脏六腑烧起来了。

“我不会说的,你回去吧。”他摆了摆手,一副极为厌倦的姿态。

“P’Kieng不觉得这样很自私吗,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帮助根本不能解决问题。”Ming忽然抬高了声音说出这句,脸上表情波澜不惊。

“你他妈还敢说出这种话?”

Kieng怒了,拳头此刻捏的死紧,一字一顿道:“让他离开的人不就是你吗。”

对方的眼神因为他这句话显而易见变得黯淡。

“我不知道。”

面前的人重重地吸了下鼻子,再开口时声音轻的几乎听不清。

“我真的不知道Kit为什么要离开。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想找到Kit。”

他有气无力的扯起嘴角,露出的笑容有点悲凉。

“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明白一点吧。”

Kieng彻底闭上嘴,他这下是真的觉得对方有些可怜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Ming很好的践行了他的诺言。

每天雷打不动等工作一结束便开车前往Kit在吞武里的家。等Kieng回来他就下车与对方礼貌的打招呼,谈话的内容仅限于问好和Kit的下落,然后等到了第二天清晨再开车回家洗漱换套衣服就直接去公司打卡上班。

连续三天都是如此。怕这样下去对方会因为疲劳驾驶而出事故,这天Kieng难得摆出言辞恳切的模样,让他不要继续做这种无用功。

“不会的。”

Ming打了个哈欠,分明很困却还是强撑着精神,“找到Kit之前我不会允许自己出事。”

“……你们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是死脑筋。”

Kieng被他气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显然对和他继续交谈也没什么热情,直接掉头就走。

不一会儿,如Ming所预料的那样,门砰地一声关上。

 

他又做梦了。

梦里他们还是高中生的样子,他隔着大半个操场看见人群之外的Kit。对方发现他之后眼睛倏地被点亮,带着一脸的笑意走到他身前,嘴唇张张合合像是说了什么。但他听不到,身体也像被定住一般无法动弹,给不了回应。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失去最后一点光芒,然后转身离开,消失在人群后面。

 

有时候离别乍一看猝不及防,其实只不过是那些生活里细细小小的瞬间,积累交错,最后在一个平凡的时间点酝酿出的决心。

就好比压死那头骆驼的其实并不是最后的那一根稻草。 

 

Ming猛地睁开眼,心凉了半截。

 

接下来的时间他再也无法入睡,看了看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为了保持清醒干脆拿着烟和打火机走到巷子口抽了几支烟。

等回到车上的时候,天边正泛起鱼肚白。他揉了揉太阳穴打算出发,却看见有人打开门出来,是Kieng。

对方走到他这辆车的边上,然后抬起手敲了敲车窗。

Ming赶紧把车窗摇下来,对方摆了摆手制止他,“你先别说话。”

Kieng的神情寡淡平静。Ming微不可察点了点头,与此同时心里布满沉甸甸的不确定。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Kit也没有透露给我听。他从小虽然对人对事都容易心软,但一旦下定决心的事情,那旁人劝什么都没用。当初和你在一起也是,现在离开你也是。”

听到这番话,Ming感觉自己喉咙堵得有点难受,他垂着头不敢去看面前的人,必须用力掐着虎口才能让手不要抖得那么厉害。

Kieng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经意间他心里的怒气也逐渐消弭,取而代之的是对这两人的无可奈何。

“你说的对,我也很自私。自以为无条件的保护就能够让他不会受伤。可是我现在也明白,感情的事情,外人也无法插手其中。”

他直起身子,将一张便签条塞进对方汗涔涔的手心里。

“给你这个机会是因为我不希望Kit日后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你也不要让自己后悔才好。”

Ming哑着声音说谢谢,便签条被他紧紧攥住,如同攥住命。

 

正好他所负责的项目也进行到收尾工作。他回到办公室将迄今为止的项目数据与资料打包在一个文件夹里交给助理,然后向上司请了半个月的假期。他盘算着是想直接递辞职信的。结果刚拿出来被上司命令说收回去,要是他半个月没回来,那时候再受理,说罢便扭头看向窗外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他坐电梯下楼的时候跟Pha联系,说知道了Kit的去处,现在回去收拾行李。而对方大概是开了外音,因为他听见下一秒自己好友兴奋的尖叫声在电话那头抢先一步响起。

“Ming,我现在去找我爸帮你订最早一班的航班!”还能隐约听见拖鞋吧嗒吧嗒远去的声音,混杂着Pha柔声安抚对方小心点别摔倒的话语。

Ming不由得思考起现在这个时机自己是不是应该挂断电话了。 

不过也没让他等很久,电话重新回归到Pha的手中。

对方问他:“你这次去,见到Kit之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

“啊?”

他走出公司,松下肩膀,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高层建筑之间露出来的湛蓝色天空,露出这几天里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只知道我不会放手。”

 

Kit昨天晚上通宵熬夜把租来的多拉马DVD一口气看完,编剧精通催泪技巧,新开的纸巾盒被他用掉三分之二,纸团零零散散铺满客厅。

等到了窗外天色微明他才头昏脑涨的爬到沙发上,一闭眼就陷入沉睡。

这样很好,没有再出现任何人的身影。

一觉起来已经是傍晚了,饥肠辘辘的肠胃发出声音寻求存在感。他打开冰箱对着只剩下一罐冰啤酒的惨淡场景倍感头痛,想着反正附近的拉面店也不过两站路的距离,便毅然决然下了决心换好衣服出门觅食填饱肚子。

他经常光顾这家拉面店,热心肠的老板早已熟悉他。

“晚上好,Kit君!”

刚一进门就大声地和他打招呼,同时招手示意让他坐到吧台的位置来。

“今天我妻子做的腌菜味道很不错,给你试一下。”Kit笑了笑,没有拒绝。

拉面吃完之后老板邀他喝酒闲聊。他想着晚上回家不过也是一个人看DVD消遣时间,也就顺从的留了下来。喝的是老板自己调配的鸡尾酒,底酒用了朗姆和伏特加后极其容易上头。才几杯下肚他就有了些许醉意,趴在桌子上把脸颊贴着冰凉的桌面只为了让快要爆炸的大脑能够稍微降温。

看了看时间他觉得喝得差不多了,起身的时候身形有些晃,咕咚咕咚灌下一杯水之后感觉清醒许多,然后站在店门口和老板夫妇告别。

反正没有人等他回家,他也乐得自在,晃晃悠悠地踩着雪地走回住处。

这个时间点周围已是一片寂静,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中又开始飘起细小的雪花。他摊开手,冰冷的雪花落在手心里没过一会儿就融化成水滴。

他能握住的就只有空气。

疲倦的眼皮开始发沉,但意识又犹为清醒。不知道走了多久,等Kit再抬起脑袋的时候,视线以内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对方背靠着电线杆低着头,表情在昏黄的路灯下明暗莫辩。这时候有人骑车经过发出声响,那个人顺着车前进的方向抬起头,下一秒和自己对上了视线。

他突然什么也不想说也什么都说不出了。

“Kit。”

他好笑,心想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只不过是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而已,怎么全身上下的力气就都被卸得一干二净。

 

tbc


评论(33)
热度(296)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