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06)

*私设如山

*太晚了就写到这里,下章肯定让MK相遇

*文中“爱人是地狱,被爱也是地狱”来自于电影《恶女花魁》/ Kit看的那部中国电影是《霸王别姬》

*谢谢一直等待这个故事的你


06


Ming坐下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三人都没有讲话,仿佛唯独就他们这里的空气被按了静音键一样。

坐在对面的Pha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上去还算镇定。他把眼神移向旁边的Beam,对方察觉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瞬间敏感的抬起头,发现是他以后便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

Ming想,如果不是Pha在这里的话,他相信下一秒Beam的拳头就要往自己脸上来了。

在他放任自己思绪游荡的时候,Pha清了清嗓子先开口打破了这场凝滞的氛围。没有过多的铺垫,对方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他。

“你去过Kit的家了吗?那边是什么情况?”

“除了大哥Kieng之外,家里其他人都不知道Kit离开的事情。”

“你说Kieng知道?那他有说Kit去哪里了吗?”旁边一直沉默的Beam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进来,因为心情急切身体下意识的前倾凑近。

Ming用拇指磨蹭着桌上装满水的玻璃杯,斟酌着开了口。

“……他没告诉我,他只是说Kit离开前有告知他自己会离开一阵子,让他不需要太过担心。”

“就只说了这些?”Beam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

身旁的Pha看起来也有一样的疑问,微皱着眉注视着他。

再次回忆起那两个字Ming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甚至喘不上气,他不自觉地垂下了眼睛,艰涩地组织着语言。

“他还说了Kit是想跟我……分手,然后让我开始新生活。”

“怎么会!”

“不可能!”

对面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叠在一起的惊讶声此刻在这安静的咖啡厅略显突兀,吸引了不少来自于他人带着探究和好奇的目光。

Ming甚至庆幸他们还好是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否则这下他们三个真是要在公共场合面前出尽洋相。

他也很意外自己现在竟然还有扯开嘴角的力气。

“所以你们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Kit不像是会做出不告而别这种事情的人。”Beam压低了声音问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毫不遮掩地带着敌意。

又是这句。

时间久了他终于肯承认自己是过于小气。他讨厌别人在他面前表现出的那种对Kit一切都了如指掌的模样。这无关对象,即便面前的人是Kit多年的好友,他也仍然无法忍受。

意识到自己对Kit的那份独占欲不合时宜的开始在心里发芽滋长,他费了点儿力气才把它压制下去。

“我不知道,”Ming面无表情地抬头,直直迎上那道视线,“他前一天晚上还在我怀里,说自己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因为医学交流会要去欧洲。”

Pha和Beam对视,“那你去他医院问了吗?”

“问了,说根本没有什么欧洲的医学交流会,而且Kit也已经辞职了。”

“所有联系方式我都用过了……”

“可我就是找不到他。”

Ming的话说到这里就再也说不下去,压根脑子一片空白。他眉头皱起来,握着杯子的手不自觉发抖,索性就松开杯子,颓然的把身子往椅背上靠。

也不想再掩饰什么,干脆把所有的情绪都袒露开。此时只要再有一个小小的颠簸,他就能流出泪来。

Pha看一眼Ming,面前这人靠着椅背,整个人都快垮了的样子,他看着也是着实感到些许不忍。

Beam不可置信地望过来,似乎是不相信Ming说的话,想想还是问了一句:

“那你有发现什么Kit离开的预兆之类的?他总不可能连个理由都没有就突然离开吧。”

“……”

“你他妈仔细想想啊,光一个人难受有什么用?你以为这样Kit就会回来吗?”

见对方没有回答,Beam只好又咽一口唾沫,不顾Pha的阻拦,加重了语气。

Ming低垂着头,额前的刘海未经发胶打理,遮挡住了那双从前一贯明朗活泼的眼睛,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后,良久才抬起头说:

“就是近来这段时间吧,我感觉Kit好像在故意避开我。”

 

空闲的日子里Kit会选择去附近的音像店里租几部DVD,然后回到家后窝在沙发上搭配冰箱里的罐装啤酒与便利店买的便当度过一整天。

好笑的是,他其实从来没有完整的看完一个故事。

因为每每看到一半就犯困,当他醒来时电影通常已经演到片尾。

Kit心想搞不好比起情节而言,他更熟悉随着片尾曲缓缓向上滑动的演职人员表。

这天也是如此。

他租了一堆碟带回家随便从当中挑选了一部然后拿遥控点了播放。等画面出现之后才发现这是一部中国的电影。片中那个长相柔和的男人上妆之后眉梢眼角斜飞入鬓的精致模样乍一看和那些漂亮的女人并无区别,屏幕外的他被那优柔婉转百转千回的唱腔催眠得上下眼皮没一会儿就粘到一起。

迷迷糊糊醒来时屏幕和室外的天色一样早已变黑。

奇怪的是他分不清角色也记不住故事情节,却唯独对片尾的那首歌曲印象深刻,甚至后来还专门找来听。

歌词好像是这么唱的。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空气一下子变稀薄了,让他无法好好呼吸。双眼的眼睑封闭起来,周遭的喧嚣也逐渐远去,Kit闭上眼睛却感觉好像被囚禁在黑暗里。

客厅的窗户没关紧,吹进来的风很冷,他被冻得牙齿上下打架手指僵硬,身体却在到处冒着汗。

不记得在哪儿听说过,被爱是地狱。

“我没认为自己很拉风,就是想让你知道。你说的话,对我很重要。”

“那我追了哦。”

“你知道吗?P'Kit是这个世界上最甜的KitKat。”

苦笑不能自抑地浮上嘴角,他的脑子嗡嗡作响。

其实爱人也是。

 

tbc

评论(28)
热度(271)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