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05)

*私设如山

*本章内引用小说原文(字体加粗部分)来自 @my-one-and-only-kitkat   已向翻译太太获得授权,在此再次感谢太太><


05

在大脑冷静了近一个小时后,Ming起身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了套衣服便驱车赶往餐厅。
餐厅的经理得知他是来拿落下的东西时脸上瞬间露出抱歉的神情,然后带他来到办公室,将放在储物柜里的礼盒连同附夹的卡片一并交于给他。

“很抱歉,为了确定物主所以我们把卡片打开看了。”
说完对方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在递给他礼盒的同时这位看上去沉稳的经理意外露出个可谓是俏皮的笑容。

“不得不说您有一个非常甜蜜的恋人。”
Ming不明就里,机械的扯开嘴角对着经理礼貌地笑了笑算作回应。随即低下头,手指在礼盒上来回摩挲但没有要急着打开的意思,只是眼神黯淡盯着那张卡片。
“Ming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经理的询问将他从思绪漩涡中拉出。

“没有了,谢谢你。”Ming向经理点点头,道谢的声音哑得如同沉浮在空气里的灰。

离开餐厅回到车上的时候,Ming感觉自己是一条搁浅沙滩的鱼,快要累到呼吸濒临衰竭了,当然他知道这也只是自己的错觉。

礼盒和卡片放在副驾驶上,Ming则如同被定住了一样跟这两样东西对峙着,犹豫再三后还是拿起来拆开了,视线之内是一对简单大方的男式对戒。

“M…&…K……”

Ming不自觉的念出隐匿在戒指内侧的字母。

—Ming和Kit。

他瞬间像是被什么扼住了喉咙。

或许是性格使然,即便是交往之后Kit也很少主动做这种事情,所以Ming几乎能想象出Kit在和店员提出这些要求的时候,会是怎么个别扭脸红的模样。

“一定很可爱。“

Ming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在意识到现状后又不由得感到苦涩。他深呼吸平复好涌动的情绪才打开卡片,卡片里的内容也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谢谢你能接受我的一切,我爱你。

埋在地底的火线被拉扯出地面,然后,被引爆。
 
“你听我说,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不可爱,我不懂浪漫,我常常大喊大叫还会抱怨很多很多,而且……”
“我了解你。”
“……”
“如果我不能接受那些,我为什么来这儿?”
“你确定你能全盘接受吗?”
“当然。”
“所有这一切?”
“对。”

……
那天晚上告白时的话语,以及Kit答应之后害羞抱住他时的温度都逐一清晰起来。

他精疲力竭地趴在方向盘上,抓着卡片的手指在微微颤抖,连带着每一次呼吸都牵扯起心口抽痛。Ming感觉突然间好像有浓烟袭来,烟雾一点一点的弥漫把他吞没在灰蒙里,呛得他眼泪都冒出来了。


这天Kit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来到客厅,站在窗口往外看,发现外面的院子以及附近建筑物的屋顶都被厚厚一层白雪覆盖,湛蓝的天空像是被水洗过一般。迫不及待推开窗户,室外冰凉的气息迎面扑向他。

Kit没有躲开,反倒是深深地吸了一番这新鲜的空气,就连鼻头和耳根冻得通红也顾不上。这几天因为生病一直闷在屋子里,他老觉得自己再闷下去身体都要发霉了,此刻终于解除封禁,兴奋的情绪早就取代了身体的寒冷。


“今天终于可以好好逛一下了。”

出门前Kit特地用手机检索了一下今天的气温,虽然是个晴朗的好日子但温度也高不到哪儿去。平日里他根本没机会穿冬装,加上担心行李收拾得太多会被Ming察觉,所以除了几件衬衫之外Kit没再带其他的衣物,就连厚实保暖的棉服也是降落之后在机场临时买的。

又不自觉的想到那个名字。
真的是,太没出息了。
Kit皱着眉,有点丧气的在心里骂自己。然后又颇为孩子气的摇摇脑袋,似乎这样就能将那个人的身影从自己脑海里晃出去。

等收拾得差不多了站到试衣镜面前时,额头上已经覆上一层细汗。看着镜子里那个戴着线帽围着围巾,还被衣服裹得圆滚滚的自己,不禁觉得搞笑。不过等他真正走到室外发现自己穿这么夸张还是有用的,刚才在室内出的汗被风吹一吹,不一会儿就没了。

Kit漫无目的的沿着街道行走,也许是因为在住宅区,所以即便是白天,仍然很安静。踩在雪地上的每一步都能听到细微清脆的嚓嚓声。

待他走到更为开阔的街道时,路口一群准备上学的小学生正带着鹅黄色的帽子蹦蹦跳跳的从他身边经过,其中一个有点胖乎乎的小男生在和伙伴打闹时不小心撞到他身上。

害怕对方重心不稳会摔倒,Kit想都没想连忙伸出手扶住对方。被接住的小男孩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然后笑眯眯地用清亮的童声说了些什么。Kit猜大概是道谢的意思,他有些腼腆的抿了抿唇,但是语言不通也不知道要回复些什么。正好这时看到不远处小男生的同伴们正在等待,Kit便用手指冲着前方示意了一下,小男生顺着他的指尖望去。

“bye bye!”小男生用力的挥挥手然后跑向同伴。
“还真是有活力啊……”
Kit被他们活泼的背影感染,笑了出来,不过一转身看到前方的十字路口,又不免感到头痛。

来小樽是临时起意,况且他向来没有旅行做攻略的习惯,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去哪儿。这种事情以前都是Pha那个控制狂来承包的,而他和Beam只需要跟着安排就好。

然而此刻肚子非常应景的发出声音,Kit便点开地图搜索附近的餐厅,也不挑剔什么,直截了当的选了个距离最近的就当做接下来的目的地。不过令人惊喜的是,盲选的餐馆竟然是小樽当地非常有名的拉面店。刚推开门就听见老板中气十足的招呼声,Kit一时之间还有些懵,反应过来后以微笑回礼。

这个时候店里已经坐了不少客人了,他找了个角落,解下围巾和包放在一边。拿过菜单,目光不时偷跑打量着店内的环境,店面不大但是布置得很温馨。没做过多考虑,Kit迅速点了份店内的招牌拉面。不过喝口茶的功夫,老板就麻利的把热腾腾的拉面端上桌了。连续喝了几天粥,Kit胃里嘴里皆是寡淡无味,而拉面的诱人香味则刚刚好勾着他,令他食指大动。
 
结账的时候Kit用英语跟老板做着简单交流。老板得知Kit一个外国人独自来到小樽,见他年纪轻轻又礼貌乖巧,热情不减,甚至开始用简单的英语十分热心的给他介绍小樽值得去逛的地方,Kit乖乖地用手机将那些地方一一记录下来。离开的时候他不忘微笑道谢,颊边凹下一个深深的酒窝,等他转身拉开了门,仍能听到对方在他身后用蹩脚的英文发音祝他“Have a good day。”
 
出门以后Kit往左转。

“你待会左转直走就能看到车站了,那里有直达的巴士去手宫公园。”老板刚刚是这么说的。

既然来了不如把电影里出现的场景都亲自去看一遍,反正横竖都是打发时间。Kit抱着这样的念头安排了自己接下来大半天的行程。

车上的乘客并不多,除了他就只有在离他前两排的位置坐着一对年轻情侣,以及靠右方向的一个短发女生。想想也是,通常其他游客都是去公园赏樱的,现在这个季节估计公园里的树枝都是光秃秃的一片,没什么游览的价值。

或许是因为积雪的原因,巴士开得不算快,车厢有节奏的晃悠和呼呼暖气打着舒缓的催眠曲,让人很轻易就思绪松懈。

Kit注意到前排的那对情侣。女生大概是已经睡着了,男生正小心翼翼的用手扶住对方到处乱晃的头,然后轻柔地让对方靠在自己肩上,这种恋人之间温柔的小细节让Kit看着忍不住会心一笑。
这时安静的车厢里响起手机铃声,Kit下意识把手伸进口袋里去掏手机,在他点亮屏幕打算解锁的时候铃声恰好收声,然后一个经过特意压低的女声从他右前方传来。

原来是她的啊。

别人的电话他不好意思继续偷听。Kit垂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里干净得近乎苍白。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条件反射般的举动是有多糊涂。

明明一下飞机就把电话卡换掉了,也并未告知任何人自己的新号码。
怎么可能还会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呢。

大脑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控制着他的思绪自觉浮现出一串数字,连带着控制他的手指。不过幸好摁了前两个数字就被他中途叫停。

过去几年里他曾骄傲于自己能把那串数字熟记于心倒背如流,现如今却变成了一把敲碎他故作平静玻璃罩的锤子。


你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
手机被Kit握在手里,攥得死死的。

内心曾经沸腾的情感蒸发进空白后,又再次在厚云层里集聚成雨落下,滴答泛起的涟漪激荡出阵阵回音。

Ming不想回家,家里太冷清了,到处都是Kit的影子。
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想热闹点儿,结果换来换去就是拿不下主意该看哪个台。因为和他抢遥控器的人不在。一起选的沙发一起买的抱枕也硌着他难受,都不如抱着Kit舒服。

对了,还有Kit身上的味道。

他发现自己格外想念Kit身上的味道。

那到底是什么味道他也形容不出来,Kit明明没有用香水的习惯,一直用的洗发水和沐浴露也还在浴室里,每次他都用,可那味道就是和Kit身上的全然不同。

不是能安抚他的味道。

Ming又一次想起离别前Kit主动回应并加深的那个吻,对方温顺缠绵的样子让人鼻酸怅然。


手机的铃声打破了Ming这场在自己思绪之中的挣扎。来电显示是Pha,Ming接通电话,一时间双方都是默不作声的,过了一会儿Pha才开的口,口吻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Ming?我们谈一谈Kit的事情。”
“好。”
Ming答应得干脆,约好时间地点就挂断电话发动了汽车。来到约定好的场所后他发现除了Pha之外还有Beam。对此他并不意外,狂野医生帮的友谊就好比他跟Yo。现在Kit独自离开,面前这两人的焦急忧虑不会比他少。

只是他内心深处仍然不相信他们二人会是一无所知。他想,如果是Kit开口那么他们肯定会选择帮助Kit的。

所以今天只要他们能把Kit的消息透露一星半点给他,不论是要骂还是要揍他都全盘接受。
内心是这样告诉自己,与此同时Ming扯开了椅子在他们俩对面落座,如同独自迎接一场胜算无几的战役。

只要能找回Kit。


tbc

评论(25)
热度(246)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