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04)

*私设如山

*可以搭配这两张图食用本章↓↓↓




04

Kit刚来小樽的时候没想到比起新鲜感来得更快的是感冒病毒,他低估了小樽的气温也高估了自己的免疫力 ,还没来得及四处逛先已经病倒。

而房东老夫妇就住在离出租屋不远处的房子里,发现Kit好几天没出过门后担心会出什么事就上门查看,推开门后发现Kit窝在床上,整个人闷在被子里,脸已经被烧得泛红,刘海沾染了汗水胡乱搭在额头上。

房东婆婆随即拿手去摸Kit的额头,发现烫得厉害,便立马让老伴儿去找退烧贴和家用医药箱。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Kit总算没那么狼狈了,但是因为烧没退还是一副很难受的样子,眉毛簇拥向内,挤在一起。Kit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是房东婆婆在帮他换毛巾。对方见他醒了立马用日语问他身体现在怎么样。Kit听不懂日语,下意识用泰语回了句“什么?”后来意识到对方根本听不懂泰语便又转换成英语,感激的说谢谢你们的照顾。

双方用肢体语言和英语好一番交流,房东夫妇在傍晚时分再三确认他没事之后便起身离开,关上房门之前还把他们的联系方式和药都放在Kit身边的床头柜上,反复嘱咐他如果有问题一定要马上联系他们,于是Kit又一次道谢,他其实内心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下意识觉得是自己给对方添了麻烦。


房东夫妇离开后不久,Kit注意到床头柜上放的是房东刚刚熬好的粥,他从昨晚回到家里直接倒头就昏睡之后再也没吃过东西,不过饥饿感早就被高烧的不适磨掉。想起老婆婆离开之前不断叮嘱他一定要记得喝完粥再吃药,便决定起来把粥喝了再继续睡。

只是身体流失太多的水分让他根本使不上劲。好不容易,Kit才吃力地撑坐起身来,端着碗的手还有些虚浮。他喝了一口,温糯的食物刚刚好地抚慰他久未进食的肠胃。碗里溢出来的袅袅热气连带着他的眼眶也一并熏热,Kit呆滞了一会,吸了下鼻子又继续。半碗下肚后实在没有胃口,他顺手把碗搁在一边,就着水把药吞咽下后又重新缩回被子里。
周围寂静得有点发冷,只有床头灯散发出小范围的暖黄。

Kit跟黑夜依偎,围着这盏小灯取暖,他想现在应该是深夜了所以才会这么安静吧。
只可惜生病的人免疫力实在是太低,身心在此刻都脆弱得不堪一击。他抵抗不了那个人的样子一点一点地浮上心头,也阻挡不了寒气从脚底一路蔓延到全身。这一切令Kit不自觉的把身体蜷缩起来,他把脸往下埋进被子当中,试图让自己和棉被结为一体,想要不留一丝空隙,以免让回忆在这时再钻了空子,侵袭他空荡荡的心脏。

过了一会儿,从被子深处传来几声微不可闻的吸气声。


那些本来充实于内心的甜蜜面团,它们在寂静黑夜中得以发酵,又因在意的烘烤而加倍巨大,膨胀到最后,将心房撑得胀痛。


Ming联系不上Kit,找了所有认识的同事朋友,都说没有Kit的消息。他去验证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性,结果种种可能都仿佛嗡嗡于耳边的蚊蝇,一个都打不中。
从Ming那儿得知Kit消失之后的Beam和Pha也急得不行,尤其是Beam,才一见面就卷起袖子想要直接冲上去开揍,结果半路被Forth拦在了怀里。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Kit不声不吭的消失?”Pha拍了拍Beam示意他先冷静下来, 目光投向消沉的Ming。

Beam禁不住在一旁讽刺,“还能做什么,这家伙原来就是个花花公子……”

但就算这样被众人指责误会,Ming还是一声不吭。他只是把脸埋在手心里,看起来对周围一切声音都置若罔闻。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一句,

“……我找不到他。前一天晚上他还在我怀里的,然后我就找不到他了。”

Ming用最平常的口气说着,可是声音却像是沉淀在很深很深很深的地方,闷得喘不上气。

Pha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Ming这个样子,恹恹得像正在漏气的气球,一直以来的明亮开朗被这突如其来的痛苦砸出了巨大的洞。
“你去过Kit家里了吗?要不要去问问看?”Pha突然的提议打破了压抑的沉默,也像是浓浓的咖啡因给了Ming一剂清醒。
“对!还有Kit家没去,他一定是偷偷回家了,我怎么这么笨呢......”Ming一边喃喃自语仿佛对其他人的存在都视若无睹,他迅速抓起车钥匙和外套,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待Ming气喘吁吁地赶到Kit家已是傍晚。他想着前来开门的有可能会是Kit,停在门口之后还特地穿上外套,用手揉了揉脸想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咔”的一声,门开了,不过不是Kit。
“Ming?这么久没来了怎么今天一个人来啦,Kit呢?是医院工作很忙吗?”Kit的妈妈看见是Ming以后立马变成一副很惊喜的样子。
“啊,Kit他...嗯...最近挺忙的,所以让我来看看你们..……”
Ming此时才意识到原来连家人也不清楚Kit的下落,他强打着精神回应,吐出的字却像是被拆散成部首零碎的撒落,如同下了场雨。

一番寒暄后,Ming沮丧的坐在花园的椅子上。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但对Kit放心不下,好几次就算累到睡着了也很快就惊醒。这时候感觉到身边的位置有人坐下,Ming转过头,发现是Kit的大哥。

当初最早知道他们俩关系的也是这位曾经混过黑道的大哥,后来为他们向家人公开感情做出许多努力的也是他。
大哥拍了拍Ming的肩膀,“你这是多久没休息了,黑眼圈都能挂到下巴上了。”
Ming无力的扬起嘴角笑了笑,没作声,又是一片沉默。
“Kit没事的,他只是想要一个人去思考一些事情。”大哥注视着眼前的花园忽然开口。
“大哥是知道Kit的下落吗?那他在哪里?”Ming一脸震惊,连忙追问起诸如此类的问题。
“Kit只是离开之前有告诉我自己会离开一阵子,让我们不要担心。”大哥顿了顿,“至于你……Kit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他也希望你能够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大哥说完便站起身来轻拍了下Ming,留下他一个人待在原地。


Ming听出对方这段话的言下之意就是Kit想和他分手,但到底是因为什么他却一无所知。不过现在既然确保了Kit的人是安全的,他那连续几日悬在心头的一块大石也算暂时落了地。Ming婉拒了Kit的家人让他在家休息一晚再出发的邀请,连夜驱车回到家中。

打开灯,明晃晃的光瞬间点亮了沉默的黑,却无法填满房间的空旷。Ming把自己扔在沙发里,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发呆,他努力回想Kit离开前的日子发生的事情,想从蛛丝马迹里找出Kit突然说分手的原因。

不知过了多久,Ming觉得口渴所以起身想去接杯水,走到桌前却看到Kit常用的杯子还和自己的杯子摆在一起。他拿起Kit的杯子,反复摩挲杯口,手指有些乏力,心想这个情侣杯还是当初他们一起去买的。

“连这个都不要了吗?”轻轻的一句落在空旷的客厅,激不起一点回音。

连续多日绷紧的神经让Ming疲惫不堪,他甚至没来得及脱下外套洗漱一番,就倒头在沙发上陷入睡眠。个头高大的男人窝在狭窄的沙发上始终不够舒服,半梦半醒间Ming迷迷糊糊想起那个离别前夜,他把Kit抱在怀里极其轻柔的亲吻他的额头,还有那句没说出声的“早点回家。”

第二天Ming被接连不断手机铃声吵醒,他费力的睁开眼,坐起身的时候脖颈和腰部都是一片酸麻。他从外套口袋里翻出手机,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到下午了,来电显示上是未知号码,Ming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温柔又不失礼貌的女声。
“请问是Ming先生吗?”
“是。”Ming虽然疑惑但也先应答了。
确认是本人后,对方才继续说道:“上两个周末Ming先生是有预定了我们的餐厅吗?我们的服务员打扫的时候发现您可能有东西遗落在我们店里了。但是因为最近比较忙所以拖到现在才跟您联系,实在抱歉……”
“东西?”
Ming越听越迷糊,那次周末他是有预订这家餐厅为了和Kit一起庆祝他们的纪念日没错,可那天自己并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啊。

“是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礼物吧。是用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礼盒包装的对戒。有时间的话......”

听到这里Ming原本还未清醒的大脑瞬间回过神来。

是Kit吧,也只能是他了。


可是为什么准备好的礼物最终没送出去。
是不小心落下还是故意丢弃在那里。
为什么从没跟自己说过这些事情。 
为什么要离开。 
又是为什么突然决定分手。

Ming的脑海里浮现出无数个问题,可混乱的思绪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出口,他挫败的发现自己一个答案都找不出来。本来在脑海里蔓延开的火焰,被这毫无防备的陌生感扑灭成灰。Ming感觉积压已久的烦躁感一瞬间像是数以万计的蚂蚁黑压压的一片,从脚底开始朝上要把他淹没,这些在他皮肤上摩擦的繁杂的声音同时也在磨痛他的心。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还能怎么办呢。

Ming扬过头沉沉的靠向沙发,手拂在额头上,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从手臂和额头间的缝隙里泄露出来。

“我到底是搞什么啊……”

tbc


评论(32)
热度(273)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