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动物(03)

*私设如山

*故事里面MK两个人都有自身的问题需要去面对去解决,所以希望不要一味指责任何一方(合掌)


03


一切仿佛又重新回到正轨。
Kit最近变得很忙,经常加班,回来也是倒头就睡;Ming公司里接的新项目也很耗费心神,常常工作到深夜,回到家已是凌晨。他从浴室出来时,Kit已经睡了,Ming探着身子凑近Kit,他真的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Kit的脸了。Kit沉稳呼出的鼻息落在鼻尖,瘾得Ming心直痒痒,他俯下身在Kit唇角落下一个吻。

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触感才让Ming注意到,最近这样亲密的互动少了很多。虽然这对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可Ming总觉得哪里变得不太一样。奈何新项目实在太棘手,他抽不出思绪细想这其中是否有偏差,只想着忙过这阵一定要带Kit去旅行过过二人世界才行,便又转头投身到工作当中。

这天晚上Ming下班回来发现Kit居然在家,正欣喜破天荒地没加班,走进房间却看见Kit在收拾行李,心底不自觉拉响警铃。
“Kit,收拾行李是做什么啊?”
“有个医学交流会要参加,需要出差。”
Ming一下子急了,身体赶在他回过神之前就已经做出反应,迅速走向Kit从背后抱住他,直觉告诉Ming不能让Kit走,心里的慌乱使他忽视Kit被他抱住时那一瞬间身体的僵硬。Ming把脑袋压在Kit的肩上,瘪着嘴的模样着实是委屈极了。
“怎么回事呀,Kit竟然出差也不提前告诉我。”
耍赖撒娇的鼻音企图让Kit如以往那样软化。
“最近忙起来就忘了和你说。”Kit笑眼看他。
“那你要去多久啊……”Ming把头埋进Kit的脖子蹭了蹭,想再靠近一些,但Kit却从他怀里挣出来,低下头继续叠衣服。
“大概要半个月吧。”
“要去这么久吗? 要去哪里?” 
Ming瞪大了眼睛,这个回答是他完全没料到的。而Kit一直盯着手中的衣服,并没为Ming惊讶的语气停下手上的动作。
“……大概要跑欧洲好几个国家吧。”
Kit把最后一件衬衫折叠好放进行李箱,拉上拉链之后站起身,视线终于落回在了Ming的身上。

Ming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让他忍不住笑出酒窝,走到Ming身前仰起脸看他,伸出两只手捏住Ming往下撇的嘴角往外拉,“你干嘛这副表情啊,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耍赖。”
Ming顺着Kit的动作抓住Kit的手腕握在手里,眼睛专注的盯着Kit。
“可是我只会对你耍赖啊,也只有你才可以哄住我。”
Kit顿了一下,低下头错开Ming的目光不知道看向哪里,抿了抿嘴拿起睡衣去浴室不让他再多问。

Ming的心底却越发忐忑不安,他拿起手机发消息给Pha和Beam问他们最近Kit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Pha和Beam的回复不约而同地都是说最近甚至没时间和他见面。回想Kit近日与往常无异的表现,Ming只能安慰是自己太过敏感导致的胡思乱想。

“Kit明天早上什么时候的飞机?”睡前Ming准备定明天的闹钟送Kit去机场。
“我明天要先去医院和同事教授们汇合,然后一起出发去机场。况且你最近工作这么忙就不要起这么早来送我了,多睡一会儿吧。”

Ming听了以后觉得又窝心又心疼,抬起手扶着Kit的后脑勺亲吻Kit,他敏感的感知到Kit顿了一下,不过下一秒便张开嘴热烈回应。Ming虽然惊讶于Kit突然的主动,但随着Kit娇喘微微,他不禁更深地品尝这份诱人的甜点,环在腰间的手越收越紧恨不得把Kit整个人都揉进身体里。
他们真的好久没有这么亲密过了。
Kit就这么被Ming的温柔吞没,像陷入了流沙里只能选择沉溺,火热急促的呼吸交融,炽热的四目相对。就这一刹那,Kit意识到自己对这段关系的贪婪,留恋,挣扎都是全部了然的。

“你会想我吧。”Kit鼻头有点发红。
“当然。”Ming隐约感到一阵痛楚,手下意识扣紧了Kit。

计算好时差,在Kit离开的第二天晚上Ming便发短信给Kit,可是没收到回信。 
“应该是长途飞行太累了所以在休息, 明天就会有联系了吧。”Ming盯着早已暗下去手机屏幕有些出神。
作为公司主要负责该项目的工程师,Ming因为项目的事情连续开了好几个会,等他空出时间来联系Kit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深夜了。几乎是会议结束的同时,Ming就立马掏出了手机,担心自己没能及时回复Kit会让对方不开心。
然而,并没有,Kit并没有回消息,连line都是未读状态,本来还能打通的电话现在也转成了机械的“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播......”  

Kit并没和他说一起去参加交流会的同事有哪些,Ming也没有Kit其他同事的联系方式。他在会议室越想越心慌,思前想后好像只有先去Kit工作的医院,也许那边有能联系上Kit的方式也说不定。 

等到了Kit科室门口,Ming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找谁,想去Kit的办公室但是这走廊上只有微弱几点灯光照明。在这昏暗里Ming摸不清方向,灯光印在他探着头走的背影上,活像一部独幕剧。

 “是患者家属吗,找人的话应该是在住院区而不是这里哦。”
Ming转过身发现是熟悉的护士小姐立刻打起了精神,护士在看清眼前这位“家属”是Ming后脸上意外露出甚至可以说是讶异的表情。
“Ming先生?你这么晚来医院做什么?”
Ming刚要问她知不知道Kit参加的交流会同行人员名单时,护士抢先开了口,语气还有些犹豫的样子。
“那个,就当我是多管闲事吧……Ming先生是和Kit医生分手了吗?感觉好久没看见你来接Kit医生了。”
“分手?怎么可......”Ming不可理喻的看着护士小姐,话还没说完就又被打断。
“有点可惜呢,Ming先生和Kit医生看起来是非常登对的一对情侣。”
Ming听不下去了,他急忙打断护士小姐这充满遗憾的惋惜,“我们没有分手,我们怎么可能分手,不可能的。我这么晚来是想问一下,你能找到Kit这次交流会同行人员的联系方式吗?我突然联系不上他了。”
护士小姐听到这话反而比他更为震惊。只见对方用记录本捂着嘴,同时还瞪大了双眼。

“……什么交流会呀,Kit医生上周末就已经辞职了呀。”

纪念日那天Kit其实一夜无眠,他强迫自己从Ming的背影里冷静下来看待这段感情,却没来由地回想起Ming使花招骗他到沙滩的回忆。那晚沙滩上没什么风,月亮倒是挺亮的,他想起Ming吃着巧克力嬉皮笑脸地说喜欢Kitkat;想起自己小心翼翼地说“我跟别人不一样,我不像Yo那么温柔可爱,你能接受吗?”想起Ming认真坚定的回应“我喜欢的只有你,我当然能接受你的一切。”

心动,还真是一声很重的叹息。

Kit知道周围人都很看好他们这一对,所以也没办法与亲友谈论这件事,他想到了离开,去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让时间逐渐平复他和Ming之间的感情。但实际上Kit并没有头绪自己要去哪儿,他只能先慢慢将家里属于自己的东西整理起来。

那天他在收拾杂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未开封过的箱子,回想了好一阵才想起是答应和Ming同居以后从以前的公寓里打包的行李,没想到搬过来以后都没有打开过。
Kit吹散积在纸箱上的灰,拆开胶带后发现箱子里是一些自己读书时候喜欢看的电影漫画书籍之类的小东西,Kit把这些东西从纸箱里整理出来,想着有些是不是该扔了。
突然,《情书》的电影影碟闯入他的视野,Kit久违地回忆起自己喜欢雪的理由,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这部电影 ,毕竟在泰国这个热带气候地区生活的他从没机会经历铺天盖地的白雪和漫天飞舞的雪花 。
这天下午Kit窝在一堆杂物里把影碟又放了一遍,他决定了,他要去小樽。

他想去看看真正的雪是什么样子的。


一个人若是真心决定要离开的话,其实是很快的。

Kit知道以Ming的性格,如果自己摊开跟Ming说分手的话Ming肯定会追问到底,而Kit并不想把Wayo牵扯进来。这说到底这其实是他和Ming的问题,他既开不了口又没办法无视,只能选择先离开,等时间一长Ming差不多能忘了他的时候就能够顺其自然的分手。

Kit订了最早去日本的航班 ,一大早就带着行李离开他和Ming居住的家,走到门口时候对方还沉浸在睡梦中。

他站在家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仿佛还能闻到海水特有的咸味。他心想着自己未来说不定还会怀念这个味道,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这时预订好的车辆按时到达,Kit跟司机合掌行礼打了个招呼,直到钻进后车座他也没有再回头看。

一切,大概可以到此为止了。


tbc

评论(35)
热度(253)

© BitterSweet | Powered by LOFTER